又见河东狮吼

求【剑网三】各个门派拜入谁门下的具体称号
admin2019.06.10

  又见河东狮吼,他的心里不再烦乱,不再窝火,而是踏实,安详,并且幸福着……

  不记得是婚后的哪一天她变了。那么小巧玲珑的一个女子,脾气原来那么大,个性原来那么专横,樱桃小口原来那么絮絮叨叨。

  恋爱中的她,温柔、浪漫、可爱,夏天她穿着碎花的红裙,微风中衣带飘飘地走来,恍若天人!

  不记得是婚后的哪一天她变了。那么小巧玲珑的一个女子,脾气原来那么大,个性原来那么专横,樱桃小口原来那么絮絮叨叨。 他那样笨拙,她那样聪明,他心里想什么她一眼就看穿了,她又是那么高傲,从来不肯向谁低头,自然而然的,他们常常陷入规律性的冷战。

  其实,她聪明、勤劳、朴实、善持家、对他没有二心,若真的挑毛病倒还真是没有——只是,这尖牙利齿嘴巴不饶人的小毛病让人窒息,几乎覆盖了她所有的优点或优秀。

  那年体检,她检查出巨大包块,高度怀疑是恶性。那是个阴雨天,她回家时双眼红红的,不再对在厨房忙乎的他吹毛求疵,她坐在他身边,后来又坐到他的膝盖上,她失声哭泣,说,也许以后没有多长时间和你一起靠着沙发看电视了。他也顿忘她的种种不好,在心里暗暗陪她哭泣。但他坚强又冷静地说:别怕!有我呢,明天就叫妈来,我们马上去看病。

  看病的日子是充满恐惧的。那天医生要求检查一个关于癌的指标,次日下午才能取结果。漫长的一夜,他和她紧紧依靠者,阴暗的房间仿佛充满了拂拂的鬼气。次日午饭后,他搀扶着她去车站乘车前往省城,路上,分明憔悴而黯淡的她走得很慢很艰难,她的声音那么微细那么荏弱,她说:我走不动,我的腿在发抖呢。过了一会儿,她又说:荻儿还以为我们是去省城玩,吵着一定要带肯德基,这孩子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看到他长大呢。说着她已经泣不成声。

  他只能紧紧抓住她的肩膀,忽然觉得曾经那样彪悍强大总给他气受的她,原来一直是他生活中不知不觉的靠山、定海神针、定心丸!而此刻的她,竟是这般瘦小虚弱,甚至就要从他生命里眼睁睁地消灭、失去了!刹那间,他愧悔交集、痛不欲生、泪雨滂沱!

  后来,住院,动手术,病理切片,化疗,他们一起受了许许多多的苦,一件又一件恐怖的事去了又来,来了又去,他们俩都脱了一层皮,算是暂时从地狱中鬼门关爬出来熬过了挺住了。那期间,他们常常什么事也不关心什么事也不做,只是静静地依偎着,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。这是多么幸福啊!很奇怪以前身体健康平安无事时怎么总是体会不到?

  有一次化疗后她呕吐了,头发大把大把地掉,胃口一直不好。她身上散发一阵阵难闻的馊味,面如死灰,心情沮丧,一言不发。家里静悄悄的,死气沉沉的,他再次悔恨地想起以前对她的种种不好、不配合,以前最恨她嗓门大嘴巴啰唆,而今,倒是想再听听她石破天惊的河东狮吼——但是,还有多少机会?

  他心里流着泪,脸上却善意地嘲笑着,说:记不记得你刚动了五个小时的手术回到病房,别人动了手术什么都不管不知道,你居然还记得晾在病房厕所的换洗衣服,怕别人洗澡时弄脏了,真真是小家子气小心眼哦!他记得,当时她只有手能动,她拼命地用手握他的手——传到他手上的劲儿却仍然那么微小——嘴巴微微蠕动着,他把耳朵凑过去,却是蚊子一样的声音,嘱咐他收衣服,给家里报平安。“你到底是聪明些,你麻醉了都比我清醒,呵呵!”他讨好地说着,她白纸一样的脸上泛出一丝虚弱的笑容。

  他们的家里,已经很久没有狮吼的声音,也没有冷战的窒息。他忽然很怀念那些狮吼的日子,狮吼着,便是她身体健康、内心强大、自信满满的外现。而今,她身体能否康复还只是一个莫测而悲哀的谜。

  漫长的养病,漫长的等待终于看到一点点希望:她的头发重新长出来,松垮的肌肉变得饱满,面色有了红润,家里重新有了笑声。那天岳父的生日,一家人到外面酒店吃饭,她很多菜不能吃,却仍然很高兴。

  饭桌上,贪吃的荻儿吃相难看:他站着,哈着腰,满碗的菜,埋头苦干,满头大汗,面前肉渣饭粒鱼刺一片狼藉。“长这么胖还这么贪吃,又没有谁和你抢?”她开始是微笑着提醒那不懂事的孩子。

  自她病后一家人好久没有在外面吃大餐了,孩子很贪吃,根本没听进去,她便嗓门大起来,以至于最后纯粹是一个厉害的年轻妇女在教训孩子。“总在外面吃饭的,你这孩子,弄得像从来没有在外面吃过!丢人!”岳母笑着说,爱吃随他吃,别吼他!别让他噎着!她仍然喋喋不休地批评那孩子,脸上又是从前居高临下指挥若定的样子。

  他突然一个激灵:她若是能河东狮吼,便说明她的生命力又都回来了!这是个好兆头!

  又见河东狮吼,他的心里不再烦乱,不再窝火,而是踏实,安详,并且幸福着……

admin

链接:网上电子娱乐大全

來源:未知

上一篇:泰国赛胡牧败在失误太多 4天19鸟媲美领先榜球员 下一篇:张柏芝14年后再演河东狮吼 定妆照都有了网友却